当前位置:主页 > F家生活 >Charles Tsang:为什幺现行法例治不了随处便溺? > 正文

Charles Tsang:为什幺现行法例治不了随处便溺?

发布:2020-08-13 热度:223℃


Charles Tsang:为什幺现行法例治不了随处便溺? 网上图片

{编按:早前内地游客任由小孩在街上便溺,有人质疑为什幺警方不执法,并指相关行为可判处三个月监禁。Charles Tsang在这篇文章中详细解释了按现行法例,随处便溺会根据「简易程序」进行检控,但这「简易程序」一点都不「简易」,可能会花上数个月甚至一年,到时侯相关游客早就逃之夭夭了。

他建议将「随处便溺」纳入定额罚款条例,让执法人员可即时发出一张一千五百大元的告票,在旅客离境前向他们追收,免得他们走数。

面对不守公德的行为,我们毋须包容,只须本着文明之道,沉着应对即可。}

游客罔顾公德,任由小孩在街上大小二便,加上本港政府又一次滥用「包容」二字,彷彿害怕深圳河两岸的矛盾局势不够火热似的;不少本无意加入骂战的市民,恐怕也不禁纳罕︰随街大小二便好像是违法的吧,当权者不是十分在意「法治」的吗?何以我城之「法」竟「治」不了此等妨碍卫生、扰乱秩序的行径?

现时法例为什幺不管用

现行主要惩治随处大小便,主要可参照两条订立已久的法条︰首先是一九三三年订立、一九四九年修订的《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四条列出的公众地方妨扰罪之下的 (3) 条,即无合法权限或解释,而「在公众或无掩蔽的地方或其他不适当的地方大小便」;此外,如果将「粪便或其他髒物 …… 发出恶臭或令人厌恶的物品」「抛掷或放置在任何公众地方」上,亦可违反第四 (1) 条而同样构成「公众妨扰罪」,最高可罚款二千元或者监禁三个月。

另一项法例条文,则是于一九七三年制订的《公众洁净及防止妨扰规例》第八条,当中除禁止任何人在「任何街道、公众地方或公众看得见的地方」,或者在建筑物内并非洗手间或水厕的任何公用地方大小便;亦不可无合理因由而准许正照顾或看管的十二岁以下小童,在上述的地方内大小便,两者首次定罪的罚则为五千元,再犯则增至一万元。

从字面理解,三、四十年代订立的公众妨扰罪行,将非法大小二便的範围划得颇大,除了「公众地方」外,「无掩蔽」以至「其他『不适当』地方」都包括在内,换言之,即使不是公众可见之处,甚或该地方已有掩蔽,只要那地方是「不适当」作回应自然呼唤之用,基本上已经是大小二便的「禁区」;至于七十年代订立的附属立法,明显是配合当时清洁香港的整体策略,主要从改善市容方面着眼,所以将大小二便行为的「禁区」,锁定在「公众地方」及「建筑物内公用地方」两类。当然,两者所涵盖的地方实质上大同小异。

另一方面,《简易程序治罪条例》与七十年代的附属立法两相比较,如果被告本身为被指随处大小便之人,前者明文容许被告提出「合法的权限或解释」,而后者则只在被告容许所照管小孩大小便的情况下,提出「合理因由」,被告本身为大小便者则无法援引这类辩解。至于甚幺情况下可引用这类辩解,高院暂委法官潘兆童在 吴锦荣 案提出,「肚痛忍唔到」不能作为随街大便的合法解释,因为这会令所有随处便溺者皆逃过检控,但由于有关问题在判决中毋须处理,故此意见不具约束力;但即使如此,日后法院仍有可能在参考潘官的意见后,进一步裁定「合法解释」或「合理因由」的适用範围。笔者认为,这些辩解可能只适用于一些较特殊情况,例如病患者失禁而无法自控地排洩,或者在「吊船」上工作的工人被迫在高处大小二便之类。

事实上,无论用何种法例检控随街大小便行为,由于罚则不会超越裁判法院权限,案件几可肯定会以「简易程序」进行检控,但所谓「简易」的程序实际上仍然繁複非常,走完整件案件可能要花上数月甚至一年以上时间,这亦可解释为何从执法者到整个警检架构好像对打击游客便溺兴趣索然。毕竟在衙门角度而言,检控一个在港无亲无故的人,所消耗的时间、所动用来确保被告人到庭受审的资源,其实与罚则完全不成比例;退一万步来说,根本也确保不了。

建议将「随处便溺」纳入定额罚款条例

然而,面对部分大陆网民的挑衅,我们又是否应该起码用文明的态度回应一下?笔者建议,可以索性简化检举随街大小二便的法律程序,简单而言,就是考虑将上述的大小便法例,不论是追究大小便者本人的刑责,还是检控大人任由小孩随处大小便的罪行,均加入《定额罚款条例》,授权执法人员即时发出一张价值一千五百大元的告票。

或有人会有疑问,这会否是变相降低大小便罪行的惩罚?其实不然。即使沿用现行较常用、最高可判罚入狱的「公众妨扰罪」检控大小便行为,其实甚少会处以入狱,而罚款亦不过二千;一千五百元的定额罚款,基本上已等于甚至高于大部分同类案件的实际罚则。此外,定额罚款法例下,不依照缴款又不提抗辩,法庭有权将罚款加倍另加堂费,或者颁令充公被告的财物变卖抵款,而此等程序可以在被告缺席情况下照常进行;法官更可以根据《裁判官条例》,将欠交罚款及其他累积总额的被告收监。

定额罚款制度的最大好处,是在不侵犯被告人抗辩权的前提下,减省了一般刑事程序的冗长工夫;按照当局不同部门的内部情报交换安排,应该可以很快就将告票资料转交入境部门,让入境处协助「温馨提示」拟出境人士先清缴罚款;即使被告「走数」,除非他们立意为了「一笃屎」而永不来港,否则等着他们的,将是一笔更大的罚款,甚至入狱之虞。

面对不守公德的行为,我们毋须包容,只须本着文明之道,沉着应对即可。

标题为编辑所拟,原题为〈随处便溺︰改革法例刍议〉


相关推荐